有没有路右的群啊,话痨想聊。


所有cp群的末路果然都是闲聊日常不聊cp.......心塞.....

索路不足.......躺平等粮.......

【索路】for you always(短篇,第二人称)

for you always


0

他是耀眼的光,是所向披靡的王。他该力挽狂澜,该战无不胜,一骑当千再被万年传颂。但他不似传说那般铜身铁臂,也疲惫也踉跄也被鲜红染透了衣衫一副狼狈模样。


于是你侧身抽刀截断利刃的突袭。


“谢啦,Zoro。”那笑盈盈的眉眼,哪似于战场厮杀该有的面庞。


“小事一桩,船长。”


并肩便一同狂妄,背靠背迎敌也互不退让。或是战后余烬,躺倒也不相依。只目光轻触便会心领神。于是他笑了,其他人不明所以,你却也跟着勾起了嘴角。


“笑什么呢?”


他笑着却不作答...

【罗路】熊孩子 下 (含萨路)

大篇幅萨路预警



这几日,熊孩子几乎不来他这捣乱了。他只觉得悠然自在乐得清静。但是显然桑尼号的其他船员不这么觉得。他坐在船弦旁晒着太阳,或者是借本船医的藏书慢慢细看。本来是恣意的先前难以奢求的静谧时光。拜船员们那些同情的视线所赐,倒总觉得落寞如影随形了。

起先他并不在意,他本就不在意他人的看法。

不过那天他和历史学家都坐在伞下乘荫,一人一本书铺在面前互不叨扰,光阴都蔓延成了曲线缓缓而行。

可历史学家偏偏坏心眼的打断了那温吞的光阴。

“被抛弃了呀。”

那声音极轻,飘飘然的进了他的耳朵。不夹杂什么语气,罗却总觉得她是在幸灾乐祸。抬头对视,历史学家还是如往常的歪头微笑,到底是道行高深无懈...

【罗路】熊孩子 上



雨后初晴,甲板上的海风微微凉。阳光也恰恰好,像依偎在身上暖暖的拥抱。那样祥和的下午若是没了在捣乱的人就再完美不过了。

“借我一下嘛。”

“不。”

“就借一下。”

口头上的拒绝对路飞自然是不顶用的。特拉法尔加罗单手握着鬼哭,左右躲闪着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公然抢刀的同盟家船长。

稍不留神,橡胶的手臂就整个缠了过来在他身上绕了几圈动弹不得,最后还是不得不开了room才逃脱出去。

那追逐战从甲板到底层的工坊再到瞭望台。整个桑尼号逛了个遍,草帽家的其他船员愣是头都没抬,视而不见各自忙活手边的事。罗腹诽着这群人能不能管管自家船长。下一秒路飞就险些打翻了罗宾的咖啡杯。

罗宾早习以为常,在杯子倒...

【香路】我的少年 4


4

“你知道文斯莫克这个名字么?”

听到那个一点都不令人怀念的姓氏,香吉士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逐渐加快。

“不用那么紧张。”萨波喝了口茶。“你的身世我们早就知道了。这是另外一件事。”

香吉士依然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人。“什么意思?”

“家族背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摆脱掉的。可以的话,我不希望路飞跟文斯莫克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势力有任何牵扯。如果只是普通的同学也就算了。”

萨波瞄了一眼桌子上的手工巧克力礼盒,视线又慢慢上移看着香吉士。那眼神大概是把他的小心思通通看穿了。

“也就艾斯那个笨蛋看不出来...”

虽然他没有觉得自己隐藏的很好,但也不是表现的那么明显。

“萨波?”路飞隐约听到了说...

【asl+罗路】十问十答(论坛体同背景)

前文指路    

设定为新闻社惨遭查封之后依旧奋力作死,采访了四个当事人的校刊稿件

Ace
 
1.Q:你对被全校师生称为弟控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A:萨波那家伙才是弟控,我不是。 
 
2.Q:你对你弟弟有男票这件事怎么看? 
A:坚决反对早恋 
 
3.Q:对弟弟的人生大事是怎么考虑的? 
A:他喜欢就好 
 
4.Q:诶?所以只要路飞喜欢特拉法尔加就没有问题? 
A:不,并不是这个意思。那个家伙还是先烧死再说。 
 
5.Q:听说你跟萨波并...

【香路】错误的叫醒方式(极短,一发完)


黑夜已然降临,船随波摇摆。闭上眼那静谧中他念念不忘的应该是德雷斯罗萨舞女伴着乐声扬起的裙摆,是美人鱼在岸边尾上映着阳光的粼粼水滴。是他年幼时梦想过的那片集四海万物的海域。总之是什么都不该是他船长坐在特等席上偶然回望时那张傻笑着的脸。

那眼眯成了月牙笑意不见收敛。嘴角也是全力扬起。他的笑声总是肆意传过耳畔似乎还得伴着煞风景那么一句,香吉士,我饿了。

脸颊被拍打,他才回了神。

“香吉士,我饿了!”

再一次听到才察觉不是回忆里的幻听。他粗鲁的甩开了拍打他的手臂。

“你以为现在几点了。”

“但是我饿了嘛。”

“忍耐一下。”

香吉士翻了个身背对着路飞铁了心不打算起来。路飞见状整个人一跃...